banner
尽态极妍数张玄
2017-11-20 08:1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《张黑女墓志》原称《魏故南阳太守张玄墓志》。张玄,字黑女。清朝人为避康熙玄烨讳,故称《张黑女墓志》。北魏普泰元年刻,作者、书者无从查考。原石久已不存,仅存一明拓裱孤本。道光年间为何绍基所有,现存于上海博物馆。

  《张黑女墓志》用笔中侧并施,方圆兼备。中侧并施:中锋多用于长横、长竖、长撇、长捺,得内擪圆浑之趣;侧锋多用于短横、短撇、横钩、方折中。这些短撇及横钩转折,配以左右开张的撇捺,形成了特有的艺术风格。方圆兼备,以圆笔为主:《张黑女墓志》除撇、捺、笔多用方笔,点、折方圆兼用外,其余笔画大多为圆笔。妙在方圆结合得精巧和谐,达到刚柔相济之效,使墓志婉约中暗呈刚健,雄劲中隐含柔美,刚而不棱,美而不媚,显示出丰富而又蕴藉的美感。

  《张黑女墓志》是北魏墓志的集大成之作,在南北朝碑版中,风姿特立,出类拔萃。它广涵众长,笔法和结体俱佳,既有碑书古朴的神韵,又有唐楷精严的,书风峻利疏朗,秀润蕴藉。大书法家何绍基极爱此志,日夕观摩,爱不释手。谓此志“化篆入楷,遂而无重不妙,无妙不臻,然遒厚精古,未有比肩黑女者”。清包世臣评曰:“此帖峻利如《隽秀罗》,圆折如《朱君山》,疏朗如《张猛龙》,精密如《敬显秀》。”一言以蔽之,曰尽态极妍。下面从用笔和点画两方面分而述之。

  《张玄墓志》的点画特征是横平竖直,略带隶意。但点画平而不板,直而不僵,轻重并举,丰富多趣,且笔笔不苟,画画有态,极具韵味和情致。横画有长、短两种。长横或方起圆收,或圆起方收,两端重而缓,中间轻而快,使得长横首尾俱低,中高如覆舟状,于不平中求平,富有节奏和韵律感,如“七、弦”等字。短横多左尖横,露锋入纸,收笔略有上翘,显得粗壮雄厚,有时以点画出之,活泼轻灵,如“南、于”等字。竖画,有的起笔作尖状,顺锋轻入,如“化、俱”中单人旁的中竖;有的直笔横落,见出夸张的起笔痕迹,增强了字的装饰效果,如“水、十”等字;收笔有悬针和垂露之别,悬针竖用得极少,但偶见风采,给人一种锐利中见含蓄的感觉;垂露竖,直中有曲,曲中求直,给人以刚中有柔、挺劲有力的感觉,如“帝、除”等字。并列的两竖多相背取势,即两竖中部都稍向内弯,如“日、桐”等字。撇画有长、短之分。短撇迅捷劲利,采用切锋侧过笔法,古称“啄”,“啄”之必峻,如“徒、於”二字,前者两小撇构成的双人旁似有千钧之力,与后面的“走”字下部连绵搭配,刚柔并济;后者“於”字第四笔短撇单看似觉生硬,与整个字的风格不相统一,但仔细玩味,全字独有的的结构美,正是由于它下面的行草双点构成。长撇状若兰叶,清丽圆润,细而柔曲,撇尖上翘,末端粗重敦厚,中含隶意,形成含蓄开张之势,如“人、吏、元、父”等字。另有一类撇画,收笔向左出锋,作“弯尾撇”,骨力含蓄内蕴,如“成、轨”等字。墓志的捺画有平捺、斜捺。平捺尽势而去,挺拔有力,有一泻千里之势,如“之、远、通”等字;斜捺刚劲利落,如金错刀,示人以刚正不阿之感,如“太、史”等字。《张黑女墓志》的捺画存有明显的隶书笔意,没有明显的一波三折,大多比较平直,一般是逆锋入笔,转圆笔顺锋力行至势尽,按笔而收,形成八分字的雁尾式。初看《张黑女墓志》,其捺画似乎大致相同,而仔细观察,其神态同中有异,各具风姿,例如同是“人”字,一出锋,一不出锋;还有像“牧、故”的捺,则近似唐代八法中的磔。《张黑女墓志》的点画姿态繁多,俯仰向背,随字赋形,极具变化,有侧点、竖点、平点、方点等。此外,有些短横、短竖及捺画都分别作侧点和平点,如“抓、刺”的短竖分别作竖点和方点,“良、魂”改末笔捺为露锋点。再有,由于《张黑女墓志》的笔画融入行书笔意,出现了连写点,如“冲、無、然”,这些点画顾盼生情,活泼自然,达到了孙过庭所说的“真以点画为形质,使转为性情”的审美要求。墓志的钩画灵活多变,全碑所有钩的写法几乎无一相同,大致可分两类:一类如隶法,如“乎、既”等字;一类如唐楷,如“方、蒲、元”等字。戈钩颇具特色,婀娜多姿,生动飘逸,寓刚于柔,寓巧于拙,出钩皆如楷法,如“茂、城”等字。另外,不少字以垂露代钩,也使墓志增添了趣味,如“除”字等。墓志的横折笔画,将内擪法与外拓法巧妙地运用于一体,有转有折,以方折较多。圆转处用篆法提笔暗过,如“高、相、口”字;方折处顿笔而成,如“名、是、胃”字。所有的横折转角,都是一笔运完,运足势以后切锋另下,下笔利落,运笔果敢,交接清楚,给人一种既连绵又干脆、有筋有骨、血肉充盈的感觉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oficial.com 版权所有